「赴鄂医护连线」如果我真的感染,就非常愧对家人了

在隔离区上班,说不辛苦那是假的!已经在隔离区上过一个班,因此赵海方很清楚那种感受,“穿着防护服期间,绝对不能喝水,不能上厕所,所以这个班最长不能超过8小时,一般安排4个小时一个班。上班的时候,人手不够,十分繁忙,工作压力特别大。”

赵海方一家人

责编 | 郑宗敏

原标题:「赴鄂医护连线」如果我真的感染,就非常愧对家人了

战士在前线打仗,休息的时候,牵挂在心头的就是亲人和孩子。而这两个幼小孩子就住在赵海方心头最柔软的地方。

在隔离病区,赵海方的工作十分辛苦

第二支国家中医医疗队队长、广东省中医院副院长张忠德也强调,目前,抗击疫情的形势依然严峻,大家要齐心协力,在保护好自己的情况下,全力以赴投身湖北援助工作,早日打赢这场硬仗!任何队员没做好防护不准上岗,我们坚定信心而来,一定要平安而回!

“到武汉之前,我也预估了一些这里的情况,等到了湖北中西医结合医院之后,感觉比想象的还要严重一些。”赵海方说,来自广东省中医系统的60名医生,分别安排在两个隔离区工作,每个区有38张床位,已经住满了病人。

广东省援助湖北应对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医疗队临时党委书记易学锋对记者表示,每一支医疗队都要求人人过关式的穿戴防护服的考核,不合格,绝对不允许上岗,直到培训合格为止!

实习生 | 何海晴

据记者了解,1979年出生的赵海方,年轻有为,2010年研究生毕业后一直在从事呼吸科工作,2015年晋升为副主任医师。由于政治思想素质好、业务能力过硬,所以他一报名就被医院选中。

作为呼吸科医生,赵海方处于职业敏感,对防护工作十分重视。当记者问,有没有想过,如果万一感染了什么办?赵海方略微停顿了一会,“我真心没有想过自己会感染,如果真的万一感染了,就非常愧对家人了。不过,来武汉支援是我的选择,从不后悔!

所有医护进行现场穿脱防护服考核

“姐姐7岁,出生时体重6.6斤,取六六大顺之意,所以小名叫六六,今年刚上一年级,门门功课都得优,当了班长,古筝已经过了三级,文娱积极分子。弟弟5岁,出生时7斤,刚好又在7月,所以叫七七。“说起这两个孩子,赵海方一脸骄傲。“老大的作业我辅导得多一些,在没上学之前就已经把拼音给她轮了两轮,可以读拼音书。”

来源 | 羊城派

在生活上,两个孩子就全依赖妈妈的照顾了。“记得2013年至2014年,我在北京协和医院进修一年,当时老大不到一岁,都是夫人和家人照顾孩子,我隔天电话联系一次。当时真是觉得亏欠他们了。”

那一次离开家和这一次离家的感受完全不同。赵海方说,这一次一接到医院的通知,立即报名去武汉支援。因为我是党员,没有理由不去。夫人在广东省微生物研究所工作,也是党员,她很理解我的做法。

审签 | 李志文

“爸爸,我想你了,我和弟弟在家一定听妈妈的话,爸爸加油!”看着自己两个宝贝发来的视频,广东省第二中医院援助湖北医疗队队员赵海方心头一暖。

文/羊城派记者 张华图/通讯员 李朝

说起防护,实际上,整个广东援助湖北医疗队都十分重视队员的自我防护。据记者了解,1月29日,广东第二批援助湖北的医疗队148名队员全员进行了防护服穿戴的考核。


2020-02-01 02:24admin admin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