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春节:德国女婿回乡记

我非常佩服我的中国朋友们以及我在这儿的家人们。尽管今年的春节情况特殊、条件艰难,但是大家却在保证安全的前提下,积极乐观地庆祝。而且,在我接触的中国人中,没有人对疫情表现出恐慌及不理智。任何人都不希望自己的春节被新型冠状病毒这个不请自来的“客人”破坏,但是,它已经让我们的这个春节蒙上了些许不安的气氛。

北京西站身着防护服的工作人员对抵京旅客进行体温测量并且收集旅客信息表。

大年三十到了。晚上我们吃了饺子,玩了各种游戏,还打了麻将。家人们坐在电视机前一起看春晚。尽管发生了这一切,但大家的心情依然很好。我们互相祝彼此新年快乐。新年期间,孩子们除了礼物还会收到一个装有现金的红色信封,这就是中国的“红包”。

2020年1月29日,星期三

2020年1月28日,星期二 返京

根据目前最后一次公布的数据,确诊和疑似病例人数不断增加。世卫组织也将新型冠状病毒疫情列为“国际关注的突发公共卫生事件”。越来越多的国家出台了相关出入境管控措施。

尽管由于担心病毒,大家的情绪有些低落,但春节的准备工作仍在继续。家里面,我的岳母和她的女儿们在包饺子,准备各种美食;家门外,男人们负责贴春联。

到了车站,其实也可以从一些不寻常的事情上感受到中国正处于“非常时期”,我们的火车晚点了!这真是我在中国第一次经历火车晚点!(编者按:德国铁路晚点率极高,是德国百姓经常抱怨的话题)当然,也有可能是我的手表不准。

2020年1月26日,星期日

我们一直玩游戏、看电视、听音乐、吃吃喝喝直到午夜。至少在这几个小时里大家都度过了愉快的时光。

如此多道美味,以至于一张照片都拍不全:这就是一张典型的摆满美味佳肴的中式餐桌在春节期间的样子。 顺便一提,图片中间的“饺子”可能就是中国新年期间最受欢迎、最有名的一道美味。

今天,一则新闻在媒体中传播开来。据新闻说,加拿大的人工智能健康监测平台BlueDot曾经发布过关于疫情的警告,但被我们忽略了。

例如,铁路方面,有的线路采取了一些限制措施,武汉周边的路线也全部停运。

当天,我岳父取消了他在本市一家知名餐厅的预约。他说,现在不应该冒不必要的风险,特别是我们所在的城市也出现了第一例新型冠状病毒疑似病例。

最受欢迎的礼物:春节期间要广发“红包”——中国有个传统是把现金装在红色信封里作为礼物。

原标题:“非常”春节:德国女婿回乡记

因为一个极其微小而又令人厌恶的“不速之客”几乎毁了我们的春节。这个小恶魔眼下正让全世界紧张不安。没错,我说的就是2019新型冠状病毒(2019-nCoV),对于它,现在应该已经无人不知了。

中午时全家人一起去了一家餐馆。我们吃了方城烩面,这是一种美味的汤面,因为这道美食,方城在全中国都十分有名。当时我们还不知道,这将是我们在整个春节期间最后一次在饭店吃饭。而且,这次饭店之行是我们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从岳父母家出门超过十分钟。

不不不,恐慌绝对不是什么解决问题的有效办法。对我个人而言,如果一个政客面对镜头对我说,我不应该陷入恐慌时,这怎么都会让我有那么一点点焦虑。当然,这种情况仅适用于我个人,我是个德国人,常常会有“德式焦虑”。

2020年1月25日,星期六

众所周知,病毒传播无国界。这个新型冠状病毒由一个感染者向多人传播时的潜伏期为10-14天,这也使得疫情在大面积地有人感染之后才被发现。因此,我想通过这次疫情,不仅中国乃至全世界都应该从中吸取一些教训。

火车快到终点站北京西站的时候,列车员拿来表格让我们填写,内容包括:我们从哪儿上的车,目的地是哪儿(精确到地址),个人信息,以及所乘坐交通工具的信息。

今天全国确诊感染病例就快接近五位数了。

凌晨三点,一辆高铁即将满载着各种小礼物和零食开往河南省南阳市。北京西站15号候车大厅里,尽管有数百人在候车,跟往常相比却安静得出奇。所有人都戴着防护口罩。年轻的男人们把塑料袋铺在地上,坐在上面玩着智能手机。年轻的妈妈们来回踱步,努力安抚她们哭闹的孩子。年纪大些的人们坐在长椅上,微笑地看着他们。几乎没有人说话。检票终于开始了。

赵 飘

我们以每小时300多公里的速度奔向目的地。不到四个小时之后,我妻子的弟弟晓虎就在火车站接到了我们。“你们没戴口罩吗?”晓虎很惊讶。从下高铁到上汽车这一小段路我们没戴口罩,现在想来觉得很后悔,当时周围的每个人都戴着口罩。“市政府现在正在讨论是否应该建议宵禁。”看到我打算把行李放进后备箱,“放着我来。”晓虎说。

【编者按】

从我自己的角度,我不仅期盼新型冠状病毒引起的疫情早日结束,我更希望以后能和我的中国家人及朋友们一起庆祝更多的春节,当然,是没有“不速之客”的春节。

饭后我们开始玩扑克。输了的人要喝酒。至少在这个下午,大家的心情都很好。

必备装饰:春节时,家家户户都会在宅门或家门口贴上对联,寓意给家人带来好运和守护。

2020年1月30日,星期四

没错,又是这个病毒。这个小恶魔已经开始慢慢搅乱我们的春节。但是我们没有放弃。岳父决定第二场家庭聚餐也在家里举办,即使这并不在原本计划之内。仅仅两个小时过后,我再一次被岳母能在如此短的时间内准备这么多道美味佳肴所震惊。

2020年1月23日,星期四

岳母今天对我超级好。大概是前几天她一直在观察,她做的哪些菜比较合我的口味。最终,她得出了“粉蒸肉”最受女婿欢迎的结论。凌晨四点,她便起床给她的女婿烹饪这道佳肴了。结果,我们一家人早饭的餐桌的最中央竖起了一座“粉蒸肉小山”,而我却一口也没有吃。虽然我真的非常喜欢吃粉蒸肉,但是早上起来实在是没有什么胃口。不光我一个人,饭桌上其他人似乎对这座粉蒸肉小山也没啥兴趣。可怜的岳母大人。

今天得知,美国希望禁飞所有中美之间的航线。在微信上也有许多关于美国要求世界卫生组织给中国疫情的危险指数定级的讨论,很多人觉得美国是借疫情损害中国的形象和经济利益。我虽然能理解中国人这样的担忧,但是却不相信,世界卫生组织会因一个国家施压就将另一个国家疫情的列入高风险评估。此外,世卫组织的评估绝对不是针对某个国家,而是提醒国际社会注意相关防控。

今天,德国卫生部部长延斯•施潘因为一句废话上了德国的热搜。他说,没有理由因为新型病毒而恐慌。而我看着镜头里的他却产生了某种错觉,就好像他对着镜头在说:“有理由恐慌,拜托大家现在开始恐慌起来吧!”

本文源于一位来自德国黑森州的小伙子的“春节”日记。作为一名洋女婿,他刚刚在中国经历了一个“非常”春节。日记讲述了一个外国人视角下中国春节战“疫”的故事。在其中,我们看到了普通外国人面对疫情,面对各种不确定性信息的“德式焦虑”,也看到了这个中外合璧的家庭是如何积极、乐观地度过这个不一般的中国传统节日。

每个乘坐火车的旅客都要填写《旅客信息表》

屋外雾蒙蒙的,能见度不超过20米,岳父很慢速地开车把我们送到了火车站。

2020年1月24日,星期五

美餐一顿后,我们开始玩扑克,输了的人要喝一杯到几杯白酒。

我突然意识到,我们真的已经来到了传说中的2020年,那个诸多科幻电影和小说中提到的2020年:人工智能已经到来!也许它们还没有像我们在各种憧憬、故事和电影里设想的那样高度发达,但确实已经实实在在来到我们身边了。并且它们想帮助我们!也许我们该听听它们的意见?

对待疫情,虽然不应该过分焦虑担忧,但也应该做足充分准备并且保持理性。在过去近十年里,世卫组织曾五至六次将某些疫情的爆发列为“国际关注的突发公共卫生事件”,大约每两年就有一次。需要引起重视的是,我们应在家中常备消毒用品以及简单的医用口罩,此外,在我们常备的应急装备中还应该考虑加上饮用水和食品。这样的做法并不是制造恐慌,而是对自己和家人负责的行为。

编  译:徐 蓓

德国汉莎航空公司发布声明,将停飞所有中国与德国之间的航线。我的父母最近每天都会问我情况,也有一些担心我的德国朋友发来问候。看样子,西方媒体对此次疫情的报道没少给读者们制造恐慌。当然,当我向他们说明在这里真实的情况以及中国对抗疫情采取的措施之后,大家都比较放心了。

2020年1月22日,星期三

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确诊和疑似病例人数在迅速增加。

来搓一圈麻将吗?在中国,不止是过年当天,整个春节假期几乎家家户户都会打麻将。

今年春节,我第一次去中国岳父岳母家过年。本来,我计划写一篇关于各种春节庆祝活动的记录,配上一些热热闹闹的照片。然而,这篇记录的内容却并不是充满欢声笑语。

我供职的报社同事通知我:所有春节期间离京的同事都要自行在家隔离14天。因此,2月3日开始,我不用坐班,而是在家工作。

火车基本是空的。列车员指着几排空座位对我们说,我们可以随便坐。我们坐下后便开始补我们前几天缺的觉。

首先,我们将来应该更加重视人工智能、超级计算机发出的疫情预警信息,对其认真加以分析和研究。同时,我们当然还应重视医生、科学家以及专家对于潜在风险的预警。这其实也是他们工作中的一部分。早一天发现病毒广泛传播的潜在风险就可以早一天采取预防措施,尽可能地阻止病毒传播,而最终减少感染人数。这不仅适用于病毒最先出现的国家,而且适用于世界上任何一个国家。

2020年1月27日,星期一

2020年1月31日,星期五


2020-02-06 10:27admin admin 点击